台灣福隆賞沙雕

台灣福隆賞沙雕

 

五月的台灣,盛夏已經光臨,鮮花盛​​開了一個熱烈多彩的世界,在北台灣福隆海水浴場的三千尺黃金海岸上,聞名中外的國際沙雕藝術節正在舉行。
約上好友美雲姐,兩家人駕車驅往新北。

沙雕作為一種藝術形式起源於100年前的美國,當時的創新派不但從藝術家的角度來提高沙雕的質量和藝術水平,而且它的規模越來越大、沙雕體積也慢慢成了巨型雕塑。發展到今天,沙雕已成為融雕塑、繪畫、建築、體育、娛樂於一體的特殊藝術品,沙雕其真正的魅力在於以純粹自然的沙和水為材料,雕塑過程中不允許使用任何化學粘合劑,通過堆、挖、雕、掏等手段速成各種造型,其體積的巨大是傳統雕塑難以比擬的,具有強烈的視覺衝擊力。由於沙雕會在較短的時間內自然消解,不會造成任何環境污染,因此被稱為“大地藝術”和“速朽藝術”。

這次台灣、美國、日本、加拿大等8個國家和地區的沙雕藝術家,在福隆海水浴場大顯神通,打造了44座大型藝術沙雕作品。背對遼闊的太平洋,一座座聚沙成塔巧奪天工的沙雕群,猶如一座座埃及的金字塔,粗獷無聲地靜立在藍天與大海親吻的沙灘上。遠遠看去像是一座無牆的藝術館,又像一座在野的藝術村。在33度的干燥陽光下,迎接著繽紛的扁舟和太陽傘下情緒亢奮的人流,組成了初夏福隆海濱最沸騰的觀光景點。

我和美雲姐手拉手,徜徉在一望無際的沙灘上,盡情體驗陽光森巴和最具詩意的海天風情。

台灣雖然從北到南擁有眾多的沙灘,但能從事沙雕的地方,只限於沙岸地形。其中新北市福隆地區綿延3公里長的黃金沙灘,砂質屬於石英砂,質地綿細,和水後可塑性佳,被世界沙雕協會鑑定為台灣最佳的沙雕場所。隨著一年一度沙雕藝術季的舉辦,每年的五月,這裡都成了國際沙雕協會和全台灣最知名的比賽、展覽聖地。

有人說:“藝術的功能就是解決人們情感的走向問題”。我覺得,沙雕最迷人之處,在於挾藝走天涯的藝術浪民們,用他們特殊的人文技藝,克服了海岸不同的氣溫、雨勢等困難,經過各種原始夯實粘合,把一粒粒沒有生命的東西注入情感,塑造出另一種“語言”的靜態對話。在原味的沙雕前,即可聞到自然的“土味”,又可聞到作品的“情味”, 對視、賞析、思考、嘆息,藝術的交流就這樣在腦海中昇華,似乎龐大的交響樂,完成了最終的創作。

在中外沙灘高手競技中,有美國及加拿大打造的“環城影城”,“童話世界”,和“蝙蝠大俠戰蜘蛛人”、“綠巨人”等鉅作,還有雍容的大象,活潑的卡通,都是小朋友的最愛。

我指著眼前城堡似的沙雕,對美雲姐說:“你看這個規模,真是不可思議,就好像我們東北冬天的冰雕,一層層冰塊疊起來,有好幾層樓高。這麼多沙子堆成一個大影城,真辛苦了這​​些藝術家了!

美雲姐只是默默點頭,突然她拉住我老公:“你看,這個巨大的鼻子多像你!”惹的我們兩家都哈哈大笑。

這次,台灣團隊打造的作品,在龍年的沙地上格外引人注目。有“龍耀台灣”、“龍蟠福隆”、“龍生貴子”等作品,集中展現了龍年人們的精神嚮往。特別醒目的一座“騎龍觀音護台灣”,是慈眉善目的觀世音,坐騎神龍彷彿從天上下凡般有靈附體,神態如緩緩呼吸。這座具有宗教情懷的神話作品,傳說八七水災時(四十年前的水災),天空出現觀世音菩薩顯靈制止大雨肆虐,因此不少世人更加相信觀世音菩薩聞聲救苦的無邊法力。而今天這件作品,作者的創意更是祈求國運昌隆,風調雨順。

台灣組的沙龍雕,磅礴委婉,大有東海噴薄、躍躍欲出之勢。因為正值龍年,不管具像還是意向,都是沙雕中的極品。

現場還有2座大型人物沙雕,一位是影視明星王力宏,另一位就是紐約尼克隊林書豪。這位血管裡流動著台灣血液的亞裔球星,昂著頭,全身脈絡健康而飽滿,他是名人沙雕中最搶眼的作品,年輕人來回穿梭搶著拍照。背對大海我生根般久久站在那裡,彷彿看進他的靈魂,不由感慨萬千。這位金融大衰退以來,最振奮人心的故事人物,不知激勵了多少年輕人。

身高只有1.91米的林書豪今年才23歲,父母都是台灣彰化人,他站在半截黑塔的大漢中,顯得那麼弱小。在籃球競技場上,他曾像一位棄嬰,被拋棄三次,換了三個東家。在冷板凳沒有上場的日子裡,夜裡他也曾哭著入眠。然而,他始終沒有放棄自己,他相信命運沒有悲劇。於是2012年2月,短短10天裡,他以神奇般的火力拼勁,從紐約瞬間暴紅全世界。如今這位贏球不狂傲,輸球也一樣保持平常心的哈佛小子,暴紅後依然保持著他的謙卑和淡定。印證了西洋那句諺語:“要看一個人的素質,不要看他成功的時候,而要看他失敗的時候”。在他身上彷彿沉潛著一種東西,一種沉進人格的,像是謙卑、堅毅、勇氣或永不言敗的人生光輝在裡面閃爍。他燃燒了尼克斯隊的靈魂,快速撐起尼克的氣勢,這種人格特質的光,曾振奮了上億人的情緒,鼓舞了上億人的鬥志。

在台灣,國民偶像勝過政治領袖。就像香港人無法忘記張國榮,台灣人無法忘記鄧麗君一樣。歷史上的高官數以萬計,真正讓百姓神格化的為數不多,而通俗文化的傑出者和為國爭光的林書豪們,都是與百姓心靈直接對話、交流和洗滌心靈的偶像。

看完了沙雕,帶著飛揚的激情,沿著福隆海岸放眼大海,環視突然來訪的太平洋高壓,把海水逼成了艷夏的湛藍。臨海的沙岸,一彎靜靜的金色沙灘,就像袖珍的撒哈拉,軟軟地橫臥在呢喃的白浪前,任白浪輕拍它的脊背。環岸的大片綠地上,除了酒店、泳池,還有以茅草為頂的“發呆亭”,以靜定的姿勢,浪跡塵凡與海對話。在這裡,可以靜靜地回味英國詩人威廉•布雷克“從一粒細沙,觀看宇宙;從一朵野花,想見天堂”的自然奧妙。
很深的感動,敬畏地尋覓。

接近中午的時候,我們轉進海邊休閒園區,這裡豐富的​​生態自然,可以讓你盡情“森呼吸”。樹蔭下舖上一塊方桌布,擺上美雲姐為我們精心特製的盒點和水果,我們兩家人一邊吃,一邊看著前方海面上緩緩前行的船隻,看著朦朧的雲影,飄過一座又一座沙雕群,我們彷彿被圈漫在大地的懷抱裡。

說不出任何理由,也沒有任何理由,就這麼搜腸刮肚地一腳踏出庸常。在人們忙於賺錢和忙於花錢的今天,與忙於奔命的世俗拉開距離,體驗大海般無邊無際的寬廣和超脫心境的回歸,忘卻自己,也獲得自己。因而觀光對於我,就像是一種尋聖、一種走讀、一種學習。不一定豪吃,不一定狂買,不一定跟團,三五好友相約,在與大自然單純的對話裡,找到一種深刻。
情定山海,不忘把藝術捲進生活,也讓觀光變為成長。

二〇一二年五月二十日

 

 

一路走來 suyi 部落
http://suyiart.pixnet.net/blog
suyi 阿團 Go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uyiart
連絡方式:0937-054080 ( +886-2-24574310 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